北京聾啞專家李全義在哪家醫院

北京聾啞專家李全義圖片.jpg

神經性耳鳴又稱感音神經性耳鳴,其強調的是患者的主觀感受。指人們在沒有任何外界刺激條件下所產生的異常聲音感覺。如感覺耳內有蟬鳴 聲、嗡嗡聲、嘶嘶聲等單調或混雜的響聲,如果是持續性耳鳴,尤其是伴有耳聾、眩暈、頭痛等其他症狀。可分爲感音性(源於耳蝸)、周圍神經性( 源於聽神經)及中樞神經性耳鳴。

病因

1.感音性耳鳴爲最常見的神經性耳鳴,常見病因爲老年性聾,耳毒性藥物性聽力損失,噪聲性聽力損失,梅尼埃病、遲發性膜迷路積水等,此 外還可見於外淋巴瘻,內耳感染,耳硬化症等疾病。

2.周圍神經性耳鳴病因未明,可能與神經纖維的變性引起纖維間交互傳遞或神經纖維傳遞變慢有關。聽神經纖維排放時靜止狀態的失真,特殊 神經纖維的傳遞變慢,可引起到大腦的神經纖維異常點火模式,即可出現耳鳴。

3.中樞神經性耳鳴常發生於原有或潛在的周圍性聽功能障礙之耳,如迷路或聽神經手術後出現耳鳴。也可由於緊張狀態作爲促發或加劇的因素 而致耳鳴出現。腫瘤、血管性異常、局部炎症、多發性硬化等侵及聽徑路者皆可發生耳鳴。

北京聾啞專家李全義主任.jpg

聾啞交流會

如今國內的疫情是比較穩定的,很多地方漸漸的成爲低風險的地區並漸漸恢復了正常的運轉。疫情期間也更好的讓我們體會到人類疾病面前的弱小。醫學在進步,而疾病卻也不斷的有改變,任何醫學都不能停滯不前,也沒有一勞永逸的醫術,人類在醫學上也需要不斷的探索以及進步才能更好的迎接未來。

粵波聾啞專家李全義主任作爲耳科專家,更是深有體會,即使自己作爲專研專治聾啞方面的專家已經有非常豐富的診療經驗,但也不能停止學習和研究。

時間就是生命,沒有永恆精湛的技術,只有不斷努力進步的學術。

疫情期間李全義主任遵守“少聚集、少出行”的防疫準則,與衆多耳科醫生專家進行線上網絡視頻會議。進行對2019年耳科診療的總結和對個別疾病進行分析探討交流經驗,以及對接下來耳聾耳鳴醫學研究方向的確定。李全義主任說每次的耳科診療經驗都是寶貴,與其它專家醫生交流分享是促進醫學進步發現盲區的非常好的方式。

年的愛耳日主題是“保護聽力、終生受益”,幼兒兒童的生命纔剛開始,聽力更爲重要。因此這次會議,李全義主任更爲着重地探討了小孩耳聾的情況,針對於小孩耳聾的病因複雜,小孩身體免疫低下,沒有主觀意識等情況下應如何正確的找對病因針對治療。

李全義主任舉了自己接診的一個案例,是一個剛出生幾個月的小女孩,出生就聽力篩查不過,複查兩次也依然不過,最後一家人帶這小女孩來到醫院。根據檢查報告分析診斷爲先天性遺傳耳聾,父母沒有耳聾的現象,可判斷常染色體隱形遺傳的一種,慶幸檢查報告耳神經沒有壞死。這小女孩來到醫院時,觀察到孩子對聲音的敏感度是非常低的。李全義主任指出單純的藥物治療和常規的治療方法是很難起到療效的,這裏必須對耳神經激活修復,促進藥物吸收發揮藥性才能達到好的效果。這小女孩在後面的治療中聽力慢慢恢復,聽力也提高了一個等級。小孩耳聾的治療關鍵一定要了解病因及內耳耳神經的狀況。

李全義主任還指出混合性聽力損失兒童在目前的情況下治療難度依舊很大,李全義主任憑藉多年的耳科經驗通過混合性聽力損失的聽力測量、病因及可能遇到的困難來定義混合性聽力損失,以實現全面和準確的診斷,安排最優的治療方案。李全義主任分享了這一經驗。

這是歷史來第一次的網絡視頻會議,很成功,參與的耳科醫生沒有人缺席,都非常積極的參加了這次的視頻會議。

這次的聾啞的交流用了兩個小時多,各個醫生在一年的接診治療中都有遇到難點和聽力恢復效果不佳的情況,然後大家對這些情況進行探討研究,李全義主任以更爲豐富的耳科經驗給出的建議得到認可,李全義主任在會議中也認識到了新的耳科案例,深刻知道即使自己在耳科接診研究多年,依然有很多不同耳聾病症她還沒發現,還需要更深的研究和探索,才能給耳聾患者帶去最好的治療和效果,才能不辜負一身勤能前進,這不單是句口號,也是一直作爲李全義主任的前進領航語,更是在李全義主任帶領下攻克耳聾.聾啞這醫學界難題的行動標語,前進的鞭束!

神經性耳鳴又稱感音神經性耳鳴,其強調的是患者的主觀感受。指人們在沒有任何外界刺激條件下所產生的異常聲音感覺。如感覺耳內有蟬鳴 聲、嗡嗡聲、嘶嘶聲等單調或混雜的響聲,如果是持續性耳鳴,尤其是伴有耳聾、眩暈、頭痛等其他症狀。可分爲感音性(源於耳蝸)、周圍神經性( 源於聽神經)及中樞神經性耳鳴。

編輯:趙潔